本站唯一网址:Www.AdminBuy.Cn 加入VIP即可下载全部模版,联系QQ:9490489

币圈马蹄纷乱,韭菜茁壮生长

1

本文由盖饭特写工作室出品,原载于公众号「盖饭故事TheStory」,微信号:gffeature

已获授权转载

2014年的时候,中国企业家杂志办了一档节目叫《创客987》。孙宇晨去的时候正巧碰上了王小川。王小川性子随他师父张朝阳,素来直白,一听说孙宇晨是靠炒币发家的,也没避讳场合,直接用眼神表达了不屑。

这一眼让后者耿耿于怀了四年。

2019年新年,孙宇晨特意将当时的照片翻出来发了一条朋友圈,颇有些翻身做主改天换地般的得意:

当年王小川觉得我是骗子,现在不到三年我公司的市值就超过了搜狗。

可能是意识到这种姿态实在有些不太优雅,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他又拿捏了一下语气,说王小川和自己不具备可比性,自己是个创业成功的企业家,而王小川只是个「打工的」。

7月24日早上,孙宇晨疑似被边控的消息传开。王小川不声不响地更新了微博,放上一条关于「边控」的搜狗百科词条链接。

一 

收割

2

2015年8月,孙宇晨与号称「90后不结婚」的马佳佳在微博上发起了一场众筹项目:《马佳佳、孙宇晨的大喜日子,打赏抢婚》,后被证实为炒作

2006年,网易门户搞了个投票,让网民们自己选「下辈子还愿不愿意当中国人」,这个有11271人参与的投票页面造成的结果是,两位频道主编唐岩与刘湘晖被撤职。后来唐岩老师对此类成本极大又没啥收益的事情渐渐丧失兴趣,转而以个人爱好为灵感,辞职创业搞出了陌陌,娱人娱己同时,还顺便给国家贡献了大把税收。

前段时间,蓝鲸财经也在网上发起了一个国花评选投票。看上去,多数普通人对自己的定位异常准确,1609份有效票里,「韭菜」占了1088票。

年初就奔赴旧金山「休养」的孙宇晨知不知道这一出不好说。但可以肯定的是,早在2013年,他就看清了我们这片960万平方公里广袤土地上,韭菜们繁茂生长的景象。

在这一年,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的孙宇晨顶着互联网金融公司「Ripple Labs 大中华区代理人」的名义回国创业。

那会儿中国人民的求证精神还没那么高昂,要到几年后才会知道所谓 Ripple Labs 大中华区代理人其实是一位女士,并且,人家根本没听说公司有孙宇晨这么个人。

不明真相的央视网记者跑去问孙代理人怎么看待中国现在的创业环境,他面带微笑,用的一种极为惬意的语调谈笑:

中国的创业环境是世界上最好的创业环境,没有之一。

这话大约也是有感而发。

2014年,正是陌陌、探探这类名为「社交」的软件最红火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认为其他软件都太过隐讳,孙宇晨推出了一款名为「陪我」的聊天软件。在「陪我」中,女方可以选择通话收费,可以设置每分钟多少钱,美其名曰「边赚钱边聊天」。

最近这几年,哪怕再笨的中国创业者也会明白一个道理,有时候产品不是最终目的,融资才是。和戴威曾是校友的孙宇晨自然深谙其道。因此尽管产品做得格调不高,孙宇晨还是信心满满地找上了IDG资本,与熊晓鸽一番电光石火的交锋后,荷尔蒙的气息让Old Money也心动不已,「陪我」拿到6000万的A轮融资,孙宇晨也顺势成了顶着光环的互联网青年才俊。

但故事的结局并不好。很快,媒体爆出陪我涉黄,然后产品自然跟着黄了。 Old Money们近来每况日下,年轻人再也没有兴趣听熊晓鸽讲什么「五个千亿市场」,「我为什么错过了阿里巴巴」……而朱啸虎的嘴炮、周亚辉的投资笔记反倒是传遍了朋友圈。 也不知道是不是单纯因为熊晓鸽运气不好,遇人不淑。

在孙宇晨带着镰刀紧赶慢赶回国割韭菜时,加拿大的19岁少年维塔利克·巴特林发布了「以太坊白皮书」,从此互联网行业又多了一个传说。 据说巴特林四岁时就能用Excel写自动计算程序;七岁创建了一个全是图表和数学公式的「兔子百科全书」文档;十三岁自学C++写了一款新游戏,被称作「巴特林版《太空侵略者》」;等升到高中,便已自觉世上再没有能激起他兴趣的东西了——直到父亲向他介绍了比特币。

最初,比特币引起巴特林的兴趣也纯粹是巧合。2010年前后,《魔兽世界》正在世界范围内风靡,他亦是一名高端玩家,最常用的角色是术士。然而一次系统升级后,暴雪取消了术士技能「生命虹吸」的伤害部分。

游戏体验下降,崇尚海盗精神的巴特林将锅甩在了中心化游戏的专制管理模式上,而比特币的原则正是「去中心化」,因之动了赚比特币的念头。

但随着对比特币的了解越深,他发觉其受限于最初设定的算法,仍然不够「自由」,于是决定自己动手设计一款代币,并将底层技术开源共享,「以太坊」诞生。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新概念,叫ICO,全称为 Initial Coin Offering ,意思是首次发行数字货币。这个概念终究还是听着费劲——那你也可以理解为隔壁老王不通过交易所自己发行一种叫隔壁币的股票,只要真有一堆人去买,老王就能得到足够的激励,干点他想干的事情。

不过,巴特林大约没想到,日后ICO会成为中国的一众明星投资人炒币发财的重大助力。

九年后的2019年3月,暴雪进行了一次大规模裁员,被裁的有三分之一出自《魔兽世界》项目组。这些被裁的员工也许可以去找孙宇晨好好聊聊,毕竟如果不是这一次参数微调,他还得在「市值成为搜狗三倍」的路上再摸索一会儿。

网红

2

在宣布取消巴菲特午餐前,孙宇晨的微博背景图一直是这张与巴菲特P在一起的合照

2017年6月底,李笑来投资的第一个ICO项目EOS面世。

EOS是一种模仿比特币的虚拟货币,说是莆田医院版的比特币也没什么不可以。跟最初的比特币一样,这种货币如果得不到足够多韭菜承认,其实就跟空气一样,什么也买不了。因之得了个更通俗易懂的名字,叫「空气币」。

拿到李笑来的投资以后,EOS币值翻了200倍。过去人们炒股,后来人们炒房,但从没听说过谁能把空气炒到200倍以上的。于是,想赚一波快钱的人纷纷跑去找李老师讨教经验,李老师也是实在人,有什么说什么,一副全然不怕后来者抢了自己饭碗的态度:

币圈一切全靠忽悠,做什么都要先做流量,首先要成为网红。李笑来个人的成功不可复制,今后也很难在币圈复制。

事实证明即使是首富,话也不能说得太满。在成为网红这件事上,那位孙姓后生显然比李笑来青出于蓝。 「孙宇晨」这三个字最早离开币圈、出现在普罗大众的视野里,是2019年6月2日。当时,网上突然开始流传一则「90后创业者花3000多万拍下了巴菲特的午餐」的消息。 这里头,随便哪个数字单拎出来都颇为耐人寻味,「90后」意味着不到三十岁就实现了财务自由,而「3000多万」则是说这将成为史上卖得最贵的一顿巴菲特午餐。媒体纷纷跑去孙宇晨微博里私信求证,得到的回复出奇统一:

你猜。

媒体们铩羽而归面面相觑,惊觉原来勇气这东西除了梁静茹能给,巴菲特也能。

等将众人的胃口吊得差不多了,孙宇晨在6月4日连发6条微博,大谈自己心中宏愿:通过适当的沟通,他将让向来看空比特币的巴菲特转变立场,将这一新的投资策略融入自己的投资组合。

理想不可谓不大。不过,巴菲特可是位连金本位都不看好的主儿,在他眼里,比特币成为硬通货的概率,约莫跟游戏《辐射》里人类经历核毁灭后可乐瓶盖成为货币差不太多。

孙宇晨把巴菲特午餐连炒好几个月,这段时间里,他的推特转发点赞数比很多欧美政要、商业大佬都高。但如果点开仔细研究,会发现转发者大多来自肯尼亚,转发语也多是和主题无关的家长里短或机械式寒暄。

全球化的好处由是显而易见,这场币圈狂欢中,非洲人民也成功开发出新产业,继而得以分享红利。 更让人眼花缭乱的操作还在后头。从竞拍成功到单方面宣布取消午餐,孙宇晨数次登上热搜,一会儿和王思聪对骂,一会儿又给郎咸平「撒币」,还预备拿一千万人民币给快要闹成一锅粥的小鹏车主们维权。

让人疑惑的是,割韭菜的电动车企业为数众多,维权事件则更是层出不穷,为什么孙宇晨的春秋大义偏偏只对小鹏车主们开放?当初王小川和孙宇晨互怼正酣时,何小鹏帮了句腔,说「知耻而后勇本来是好事,但是不知耻而行骗招摇过市就搞笑了」。

虽然没明说到底是在挤兑哪位,但恐怕任谁都能看得出来。如今何小鹏也深陷舆论挞伐泥沼,怕也再没闲心管币圈的事了。 而孙氏大秀搞得最热闹的一次,是邀请特朗普一起参加巴菲特的午宴。

大概是打定了给美国总统上一课的主意,他措辞戏谑,自信满满:相信经过这个午宴,全世界没有人会比特朗普更懂区块链超话。

特朗普与巴菲特的宿怨人尽皆知——早年间特朗普几近破产,有人跑去问巴菲特他哪里做错了,巴菲特没有丝毫迟疑地对未来国家领导人进行了攻击:特朗普错在哪里?他最大的问题就是从来没对过;后来特朗普与希拉里竞逐总统,巴菲特也是坚定的希拉里支持者,又几次公开指责特朗普涉嫌偷税漏税。

所以孙宇晨折腾这么一出,到底是诚心不让巴菲特好过,还是一开始就没打算吃这顿饭,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好在他这个「正式邀请」发在微博上。想来,也不是给那二位看的……其实就算发在推特上,人家特朗普是直接割美国韭菜的,境界不是孙宇晨能比,应该也不会接这个茬。

成名

3

孙宇晨与蒋方舟一起登上《亚洲周刊》。据采访两人的记者张洁平称,杂志原计划展现整个互联网环境下的90后群像,后来因条件有限才改为单独采访蒋方舟和孙宇晨两人

1996年,为了应对杂志销量下滑问题,《萌芽》转向校园文学,创办新概念作文大赛。

当时舆论界对中学语文教育颇为关注,比赛甫一开办,就受到各方热捧。第一年的折桂者是一篇《怀中窥人》,署名韩寒,两年后,这个名字又出现在一本30万字长篇小说的扉页上。

第二年征稿的时候,四川富顺一位爱吃冷吃兔的郭姓少年一口气买下七本杂志,在每张报名表的左上角都工工整整写下自己的名字。

对于郭敬明这个前辈,孙宇晨态度时有起伏,有时候骂对方写的东西是一坨屎,有时候又改口夸他是一个「牛逼的资本家」。二人对于成名与成功渴望的殊途同归,此时已初现端倪。

2007年,孜孜不倦地投稿四届新概念后,孙宇晨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第一名,拿到北大中文系降分录取的资格。

似乎每个小镇青年的励志故事里,总会有那么一两个霎时激扬的场景。对孙宇晨来说,这个场景发生在上海外滩边,黄浦江对岸高楼林立,霓虹街灯张牙舞爪。来上海参加新概念复赛的他,默默念出了一句看上去没什么文化含量的台词:

从今以后,我一定要在大城市混。

为了能在大城市出人头地,孙宇晨确实做过不少努力。

大一为了拿高绩点,降级转去成绩「可操作性」更大的历史系;大二为了出名,宣布竞选学生会主席,却在竞选当日不见人影;大三去《南方周末》实习,凡动笔写文,必在末尾郑重添上一句「孙宇晨于《南方周末》评论部」。

一连串操作下来,孙宇晨终于得以在人才济济的北大小有名气,原本互不相识的校友撞在一起,只需问上一句:「你觉得孙宇晨是不是傻逼?」就能迅速划清敌友阵营。 孙宇晨也很享受成名带来的光环。2011年7月,他和蒋方舟一同登上《亚洲周刊》封面,照片上方还配有两行大字:「中国90后精英 互联网下的蛋」。

杂志刚发行,虽然同样承蒙大学降分录取,但是毕竟是在公知圈混的人,蒋方舟那边日子照过,毫无反应;他则赶快将自己人人网的用户名改成了「孙宇晨|亚洲周刊封面人物」。

只是孙大概没想到,不到三个月,这个让他风头满满的头衔就成了诸多报纸报道他抄袭事件的副标题。事情发生在他入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后的两个月,当时他模仿陈独秀办了个《新新青年》,并在创刊号上写下一篇名为《老兵不死 一九四九》的文章,发刊不久,一名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就发文指责其抄袭,并要求孙宇晨公开道歉。 孙宇晨当然不会承认。

如同他一向看不起的郭敬明老师一般,沉默数天后,回复说: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这种巧合后来又发生了很多次。

最近一次是在去年三月,波场测试网上线,为了给自家造势,孙宇晨在推特上碰瓷以太坊,一连列举了七条波场优于以太坊的理由。

以太坊创始人巴特林到底年轻气盛,立马回复:波场应该再加上一条「更强的白皮书书写能力」。这几年打着区块链的旗子四处撒币的企业发白皮书,都或多或少存在向老大哥以太坊致敬的痕迹,因此,孙宇晨的态度倒是很淡定:

波场白皮书没有抄袭,其最初版本的白皮书是中文的,英语、韩语、日语和西班牙语版本是志愿者翻译的,我们不能为英文版本的失误负抄袭的责任。

他对郭敬明的毁誉交加的复杂情绪,此刻或许已有了答案。

发家

2

2015年,孙宇晨靠IDG推荐成为湖畔大学的首期成员,且是唯一的90后,此后孙宇晨的百度词条里又多了一条「马云最年轻的门徒」。后来据媒体透露,凡是合作稿中没有提到这个头衔的,孙都会觉得定位不准确,「建议修改」

2008年,美国历史上仅次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的金融危机爆发。 这场危机由不断堆积的地产泡沫和次级贷款导致,为了赚钱,银行拼命放贷给压根收入很低的人群,然后又把这些贷款包装成各种优质债券卖掉。但很少有人想过如果出现大面积无法还款的情况怎么办。当时华尔街的冒险家中间有个说法:只要音乐还在播放,银行就要尽可能随着它的节奏起舞。

没想到,等他们回过神来,音乐早就停了。 好在时任美联储主席是熟读大萧条历史的伯南克,一波源源不断地加印美钞和降息的量化宽松政策后,经济缓慢回暖。

不过,彼时正在努力拯救美国的伯南克大约不会想到,自己间接开启了一个新时代。 当年底,一位自称中本聪的家伙因为不满美联储对货币的强制操纵,在metzdowd.com网站的密码学邮件列表中,贴了一篇名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英文文章。

这是一份充满晦涩的专业术语的学术报告,核心观点就是宣称自己设计了一种「去中心化」、「完全由个人自由掌握」的数字货币。 次年1月,中本聪又公布了比特币的计算软件,并通过第一次计算获得了50个比特币。

这事在那时候没溅起多大水花。直到2010年,几个程序员闲来无事,用挖出的5000个币换了一个披萨;中国有一个叫吴钢的小伙子也收到了一封介绍比特币的邮件。当时,他在P2P储存网站任技术总监,出于好奇,顺手下载了挖矿软件,在公司的电脑上挖了约8000个比特币。后来他从公司离职,这8000个比特币被他当做无用数据留在了公司的电脑里。

但事实上,比特币的高度匿名性早已掀起了黑色交易的狂欢。2010年,美国得州一位叫乌布利希的青年在暗网上开了一个名为「丝绸之路」的交易集市——这是世界上第一个暗网毒品交易集市,只能通过特定路由隐藏IP地址后进入。为了逃避审查,只收无法追踪的比特币。 仅仅两个月后,丝绸之路就吸引了100万个注册会员,作为这个平台主要流通货币比特币的价值跟着水涨船高。

2011年,比特币单价超过1美元,成功引起了还在新东方当老师的李笑来注意。第一遍看的时候,李老师不清楚这是什么玩意,怎么能「居然比美元还贵」。不过看不懂不影响李老师嗅觉敏锐,他当时就掏腰包买了2100枚——中本聪设计的比特币限额2100万枚,一口气买下万分之一,还是需要点魄力的。 魄力很快变成了真金白银的回报。2013年,塞浦路斯经济危机爆发,如同津巴布韦等长期处在高通胀的国家一样,当地人并不信任本国货币,生怕哪天自己一辈子的辛苦钱就变作废纸。

于是,他们大规模地将手里中现金兑换成比特币。比特币因此价格在一周内涨了近六倍,最高点时,一枚值1147美元。 蝴蝶的翅膀动了动,万里之外的李笑来一举成了中国比特币首富。

几乎是同一时刻,远在大洋彼岸的孙宇晨也靠炒币完成了原始积累。 此前,因为抄袭门导致的口碑破产,孙宇晨只好放弃当公知报效国家的念头,转而加入了宾大的投资协会,愿望是在遍地是黄金的美国「搞点小钱花花」。

美国经济学家席勒提过一个唯心主义的投资观,说的是大多数人都怀疑投资的真实价值,但仍会被吸引入局,部分是因为嫉妒他人的成功,部分则是因为赌徒的兴奋。惯来热衷冒险的孙宇晨眼看币圈赚钱像印钱,自然不会无动于衷。 后来的事实证明,就像当年孤注一掷赌新概念一样,这一次,他又赌对了。 2013年底,孙宇晨的账面资产达到了8位数,单位是美金。春风得意马蹄疾,他逢人不忘兴致高昂地布道:

想要挣到钱,就一定要对钱足够渴望。

造币

1

孙宇晨曾在推特上举办过一次摄影大赛,鼓励粉丝将自己的照片纹在身上

曾经上央视认罪的投资人薛蛮子,后来又短暂地红过一次。 2017年3月,他突然发了一条微博,说是自己终于找到「争取财富自由的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故而末尾也没忘带上一句「哈哈哈!」,微博配图是一张与李笑来的合影,照片里,笑得差点露出下槽牙。

当时,李笑来还没来得及说出那句「傻X太多了」的大实话,也还未靠着发行俗称柚子币的EOS日进斗金,他在罗振宇的得到APP上卖课,名字就叫:「通往财富自由之路」,售价199元。 没过多久,大家都知道了薛蛮子的新财富自由之路在币圈。2017年下半年,一口气连投了10个区块链项目。有人跑去问他为什么这么看好区块链,他语气激动:

这个是大机会!所有人都有了机会干出个BAT,尤其是BAT现在不能玩这个。

干出个BAT的梦想不止薛蛮子有,徐小平也有。2018年1月,一张据称是徐小平在被投公司CEO微信群里的聊天截图被曝光了出来。截图显示,徐小平语气比薛蛮子还激动,说区块链是「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言下之意是万事皆可区块链,呼吁大家赶紧行动起来。

末了还不忘郑重其事地声明:上述信息,不要外传。 徐老师要求低调也不是没有道理。早在2017年9月,央行就联合七部委发布了ICO禁令,李笑来前一天还在微博上感慨EOS岁月静好未来可期,却一夜之间被定性为非法集资,银行账户上数亿资产被冻结。 这纸禁令,还牵扯出了一出兄弟反目的戏码。 在禁令颁布的一个月前,孙宇晨以每枚一分钱的价格发行了波场币,不到一个月就募集到了4亿多人民币。禁令颁布后,央行要求波场清退已募集到的资金,孙宇晨不甘心,准备靠跑路来消极抵抗,旋即立马飞奔去了韩国,并在直播中声称「坚决不退币」。

言下之意是,反正老子跑也跑了,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却干不掉我的样子,气气哦。 哪怕贾会计跑路的时候,还知道程式性地嘱咐一声「乐视有什么事情可以找甘薇」。后来甘薇果然兢兢业业地替贾会计在微博上「忍辱负重,把眼泪留给东山再起的一天」。

这边厢,孙宇晨却一席话将烂摊子堵得毫无回旋之地,仍留在国内的其他高管自然不高兴,另一位创始人兼COO刘明更是直接和他翻脸,说他不懂 ICO,毕业论文找枪手,拒不退币是因为套现跑路了。

闹剧一起,波场顿时陷入众矢之的。最后监管部门和合作方共同出面施压,孙宇晨这才灰溜溜地把钱给退回去。 不过到底是头衔里写着「马云门徒」的男人,国内走不通,立马又将镰刀伸向了海外。2017年10月,波场陆续登陆了韩国、日本、俄罗斯等海外代币交易所,价格还是1分钱。 九个月后,孙宇晨高调宣称:身价已过百亿。

跑路

1

7月8日,20多位波场超级社区受害者来到锐波科技北京研发中心维权,孙宇晨提前报了警

中国人从来不缺一夜暴富的梦想。

1979年,长春一名工人花卖掉一辆自行车、一台电视机换来的180元买下一株二年生的君子兰花苗,引起一阵轰动。 改革开放正在起始阶段,国企大规模买断工龄是20年后才会发生的事,工人们还没有下岗之忧,铁饭碗仍旧捧在手里。但一些事情也正悄然发生变化:养花不再被视为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东北人民鼓囊囊的腰包以及政府对私营经济的鼓励的双重加持下,君子兰的价格很快扶摇直上。

1982年年初,市面上出现了五万元一盆的君子兰;1985年,君子兰的价格达到了二十万元一颗。整个东北三省为之躁动,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抢夺君子兰的案件,闹出人命的亦不在少数。

人人都想通过一盆花成为万元户。最后政府不得不开出禁令,泡沫方才应声而破。 2018年冬天,被称做人类历史上第三大泡沫的比特币不坏金身也破了,币价累计下跌超过七成,堆成山的矿机按斤甩卖,就连李笑来都忍不住感慨一声:币圈要散了。 比特币崩盘了,操控着波场币稳步上涨的孙宇晨突然成了人民的希望。据公开数据显示,波场代币总融资额大概率在3亿~5亿元之间。即使在ICO的最疯狂的时期,也算得上很大数目。 大把的资金往波场及其相关的项目里倾注,大家都知道崩盘这一天迟早会来,但大家都想趁着崩盘前捞最后一把,所有人都在等着孙宇晨把盘子擦得更亮一点,好一次性甩给下一位接盘侠。 可惜故事的最后往往不如人意,自以为是收割机的人,基本上最后都是韭菜。

2019年6月的最后一天,「波场超级社区」跑路了。最先关闭的是官方APP,官方打出的公告是「为了更好的优化社区平台」,APP将进行升级;随后,多个波场超级社区群开始清人,理由为「受黑客袭击」。用户将信将疑地跑去孙宇晨地微博底下质询,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事件持续发酵一周后,20多名围堵锐波科技北京研发中心的投资人被警方控制,孙宇晨才在微博中发布声明:波场超级社区是假借波场Tron没有任何关系。 受害者在微博上质疑,波场超级社区跑路早有传闻,为何孙宇晨不早日澄清关系。维护的声音也有,一些波场币的持有者甚至公开阻止受害者维权,理由是波场币受这出罗生门影响,价格下跌了4%:「很多项目死亡,不是项目有问题,而是被媒体、舆论弄死了的」。

这么高觉悟的韭菜,全世界都找不到了,真应该和大熊猫一样保护起来。 2019年7月24日,孙宇晨也跑了。前一天,《21世纪经济报》指孙宇晨涉嫌非法集资、涉黄、涉赌等多项罪名。随后,财新网又报出孙宇晨已被边控的消息。

为了「澄清传闻」,7月24日一大早孙宇晨就在位于旧金山的住处进行了一场直播,窗外的金门大桥依稀可见。 人太聪明了不好,在大城市混了多年的孙晨宇还是见识有限。这则得意之余还有点显摆的澄清出来,财新网接着就发文质疑一个被边控的人到底是怎么出去的。 孙晨宇立刻吓尿了,就算他不怕,能把他安排出去的人也怕啊,于是大家就看到了一则语气极其谦卑,只差猛抽自己嘴巴子的公开检讨。

确实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出去的,但是大家也都隐隐意识到,这次,孙宇晨大概不会回来了。

尾声

1

2014年,李笑来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拍了一张烧美元的照片

2018年李笑来的录音刚曝光的时候,不少人圈内人跑去找李老师求证其真实性,李老师承认得很干脆,态度也相当坦诚:

第一我本来人气就在这,第二我早就赚了很多钱了,所以我不用忽悠,就笑嘻嘻地该干嘛干嘛。

李笑来确实也有底气坦诚,在胡润公布的《区块链富豪排行榜》中,他以70亿的资产排第五位。 在录音里被评价为「肯定是大忽悠」的孙宇晨就没有李老师这么淡定,忙发了一条微博撇清关系:躺着也中枪。 当时正逢币圈崩盘前的最后一次回暖,评论里头都是安慰的话:

大家知道你是骗子,但如果能再拉盘让韭菜们挣钱,就是好骗子。